淡水鱼

Comme un Poète: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每到穆斯林的晚祷时间,就有吟唱般的诵经声在清真寺间回荡,鸽子盘旋低飞,感觉哀愁,怅然无绪。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可以慢吟,可以低唱,可以浅抒,可以深叹,把每一个人变成诗人,而所有的话语也变成了诗句。

Espraul-FAKETO:

精选图:Day 108

【暴风雨前的日落】

拍完这张图几分钟后,

果断是被淋了。。。

伦敦的天气就是这么任性

(╯°□°)╯︵ ┻━┻

30秒长曝。

架子·LoFoTo:

打出生起,人生最困难的部分之一就是开始,而结束则是相对简单的那部分。一直想开始,却总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本也没有足够的阅历。但随着记忆慢慢模糊,一度开始怀疑是否还有开始的动力和勇气。幸好我最擅长的部分之一就是,坚持。发张图道晚安,爱或不爱,被爱或不被爱,各位。

骑猪闯天下:

【伊斯坦布尔(一)】独行

去了土耳其,但就只在伊斯坦布尔待了四天,这座古老的城市不需要太多介绍,在其存在的历史之中曾拥有的“拜占庭”“君士坦丁堡”这样的名字如雷贯耳;它扼守博斯普鲁斯海峡这一介于欧洲与亚洲之间的海峡,更是黑海沿岸国家出海第一关口,也是连接黑海以及地中海的唯一航道;美丽的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即蓝色清真寺,更是不需多表。

11月中,频繁的雨水略带一丝寒意。在这样典型的地中海冬季里,我只是在伊斯坦布尔里走走停停,用脚步去倾听它的历史。

这座城市行人如潮,熙熙攘攘,磨肩擦踵,但是一位土耳其朋友看了我在伊斯坦布尔拍的照片之后很是惊讶,说:“你的伊斯坦布尔太孤单了!”我说:“我不了解它,我只是远远的观望……”但是内心里,那个时候是孤单的,一路独行。

------------

M6,summicron 35/2,C-Biogon 21/4.5,Trix 400,APX 400,Efka 25。

安德莉凯利:

到奈良的第一天,导游杂贺先生和我们抱怨说今年奈良好热,38度的气温真让人受不了。从41度杭州大蒸笼里新鲜出炉的我和同伴笑而不语。事实证明,傍晚的奈良简直凉快地似杭州的初秋,暮色四合之际春日山林的野风缓缓拂来,最后一丝夏日的燥热都被吹散到无影无踪。依旧在magic time之前赶到浮见堂,被挤得满满当当地游客吓了一跳,原来大家都等着见证点灯那一刻。岸边自在穿行的小鹿们少了许多,仍有一两只胆肥的,好奇地在人群中穿来走去却又乖巧地不踢到路边的花灯。晚上六时许,远远听到一声令下,手持点火器的志愿者们开始为自己负责的区段依次点灯。灯光一盏一盏亮起,慢慢将远处瑰丽的晚霞都比了下去,隐在树荫下系着花灯的小舟也出发了,池面上的人影纷纷成双成对,映得池水都妩媚多情起来。坐在我前首两个穿浴衣的女孩子兴奋地靠在一起,大约也觉得眼前的景色美到令人不敢置信,而在我眼里,她们也是美景中的一部分。

以手点燃的灯光,在钟灵神秀的山水间迤逦而出,最后定格的画面固然美,但更迷人的是过程的本身。它近似一种美的仪式,有娴熟的组织者、严谨的执行者、虔诚的观众,从头到尾都神圣自然到令人迷醉。平成时代的夜晚里,远离现代电器科技的昏黄灯光,引出的是似乎远自平安时代的夏日香气,在幽暗与光亮间执手而行的人们是不是会在偶尔一个瞬间时空错乱一下呢。